打印
手機閱讀本文
默認字體字體加大字體減小

一部兩地書里的滄桑往事

時間:2019-08-28 08:53:22 來源:玉林新聞網-玉林日報 作者:梁曉陽

梁曉陽(右一)在《出塞書》杭州分享會現場。

從2003年春天陪妻子回娘家開始創作本書算起,一晃十五年過去了。十五年,一年一度甚至兩度在疆、桂兩地往返,不斷地記錄和思考,在奔馳的列車上、在兩地的房子里埋頭苦寫。有一天我突然發現,我寫了一部大書,超過了七十萬字,這使我感到困惑和惶恐。我曾經試圖控制它的增量,但是無濟于事,反而被它的敘述牽著走。在絞盡腦汁進行挪移調配之后,最終我將書稿一分為二,一部叫《吉爾尕朗河兩岸》,一部叫《出塞書》。

是的,《出塞書》,在《中國作家》雜志發表時它叫非虛構,但是現在,它叫長篇小說。回想當初,我將《出塞書》從母體分離后,曾因文體的定性而一度在長篇散文和長篇小說之間游移,先是覺得這是真情寫作,書里的故事、情節和所有的名字和地名都是真實的。但在修改過程中,我漸漸感到了一種揮之不去的束縛,一種渾身上下被許多人緊緊盯著的不自在,我無法想象,這部書以散文面目出版后我會面臨親朋怎樣的目光和反應。這大概就是非虛構類作品給作者造成的困擾?頗具戲劇性的是,在單行本的出版合同已經簽訂并寄回出版社的情況下,責編宋辰辰在電話里告訴我,建議將本書體裁改為長篇小說,并給我三天時間考慮。我兩天不到就答復同意了。憑我的閱讀經驗和了解,我不認為這是張冠李戴,指鹿為馬,而是堅信名實相符,表里如一。

作為一部書寫兩地、寫作時間跨度長達十五年的作品,它讓我經歷了太多不堪回首的往事,一家人的命運隨著我文學的旅途而顛簸起伏……

2017年秋天,我去北京魯迅文學院進修,那是我為了理想而進行的一次重要求索。我離開患病的母親,離開一天到晚忙于工作和家務的妻子,離開十分需要我在身邊加強管教的女兒,心中既被理想鼓舞著,也充滿了內疚和惆悵。在魯院的一百二十多天里,我大多數時間都在修改本書,時常熬夜到凌晨三點。我想,文學夢也許就該這樣吧。

我再次想起父親,早年他和母親為了供我們三兄弟讀書,低聲下氣借債,省吃儉用,積勞成疾。他對我因癡迷文學而放棄仕途非常不滿,對我作為他的長子、作為家里唯一的國家干部,沒有當官、更沒有給他添一個孫子而長吁短嘆。他帶著遺憾早早地走了。他可能不知道,作為我小學時代的語文老師,正是他對我作文三言兩語的表揚深深地影響了我,讓我有了理想和人生的選擇。

在寫作和修改本書的過程中,我常常被一種情感浸染著,阿依母親人生的滄桑,我理想的蒼茫,親朋的悲歡離合,全都像我的夢一樣跟隨著我。在西馳的列車上,在天山腳下的房子里,在南方和北京,我無數次抑制不住地流下了淚水。回憶出塞之路,有時我也有自得的時候,比如我多花些錢買了軟臥,在許多站點過去后,包廂里只剩下我一個人了,我就把門關上,在茶幾上打開電腦,身心舒泰地修改;累了,站起來,看著窗外徐徐而過的西部山川,像王宏偉那樣放聲高歌:“嘩啦啦的黃河水……”

從2003年到2018年,我的出塞之旅已經持續了十五年;從2006年到2018年,我的父親去世已經十二年;從2014年到2018年,妻子的父親去世也已經四年。如今,我也在往五十歲的門檻緊趕慢趕。文學啊,時光啊,你就是我經常乘坐的西去列車,帶給我的是一場漫長的人生求索,從少年到青年,從青年到中年,從南到北,從東到西,穿梭著,往返著……

(有刪節,標題為編者加)

原標題:一部兩地書里的滄桑往事

責任編輯:劉子揚

關鍵詞:

你可能喜歡看的

月排行榜

圣诞大镖客官网
股票软件免费下载 球探比分即时足球比分下载 血战麻将技巧 河内5分彩漏洞 网上赚钱的app哪 大发快3一分钟一期骗局 刮刮乐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官网 7m球探篮球即时比分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 乐彩3d预测 炒股平台 闲来陕西麻将 吉林11选5计划 ok竞彩比分 分分彩一期一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