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手機閱讀本文
默認字體字體加大字體減小

《出塞書》精彩試讀

時間:2019-08-28 08:53:22 來源:玉林新聞網-玉林日報

我從一張《中國青年報》上面看到了吉林省作家進修學院函授班招生的消息,里面有許多鼓動人心的話,最誘人的是參加這個函授班就有機會在他們的函授班刊物《作家之路》上發表作品,每年都會有十幾位成績優秀的作者被選送到學院面授一個月。那時我認為通過這樣的學習就能順理成章地成為作家。函授班的學費需要八十八元,相當于我兩個月的伙食費!我內心的夢開始拱個不停,終于按捺不住,向父親撒了一個謊,說這個月的伙食費增加了,還要買一些學習資料。父親額外向親戚多借了一百元,我在一節自習課上偷偷去了鎮郵局,把八十八元寄給了吉林省作家進修學院。

函授班制作了一本學員通訊錄,拿到那個64開的本子后,我的目光久久地逡巡在那些頁面上。我看到了自己的姓名、地址,還看到了那些來自天南地北的文學愛好者。一種渴望在我心底涌動。我的目光很快佇立在幾行文字上,我看見了一個名字:“曼麗”,看見了一個地址:“新疆烏魯木齊”,還看見了一個單位:“焊接班”。那時候我還不懂藍領與白領,但我內心已經像一輪太陽那樣火熱了。

4月,窗外正下著淅淅瀝瀝的春雨,我在自習課上給她寫信了:“曼麗……”然后告訴了她我的年齡和身份。新疆烏魯木齊,距離桂東南的一個小鎮實在太遙遠了,我都無法想象對方是否收到這封信。

十幾天后,中午下課時,一只淡藍且微白的信封被同學放到了我的課桌上,我驚訝地看到了我那被人寫得非常清秀的名字,還有來信地址——是的,新疆烏魯木齊————我收到了她的回信!我的心激動地喊了一聲。我雙手顫抖著打開信封,掏出薄薄的兩張信紙,迫不及待地看起來——“小羊”,她說,“很高興在夢想當作家的道路上認識了你。”她毫不猶豫地向我公布了她的年齡:十九歲。

這是曼麗寫給我的第一封信。我注意到,她用的是純藍墨水,筆畫很細,怯怯中帶著一點任性,只寫了一頁半,而且第二頁只寫了三行字就收尾了。因為字是淺淺的藍色,每一頁紙的底部也印著兩朵帶葉的藍色牽牛花,這讓每張信紙都像一幅天藍色的畫。我再回過神來看她的信封,也是淡白帶著一種微藍,還有更神奇的呢,信封和信紙都在散發著一股子淡淡的芬芳(后來我才知道那是沙棗花兒香),我激動地認為這肯定是這個西域女子的香味。香味把我香暈了,香得忘記了旁邊還有幾個女同學在偷看,直到她們發出吃吃的笑聲,我才如夢初醒,趕緊攥著信箋就往校園跑,在一棵荔枝樹下我重新展平信箋,看了好久,又聞了好久,一陣又一陣眩暈的感覺沖擊著我的腦袋。我再看時,她的字跡筆畫顯得修長纖細,娟秀乖巧,每一行看過去都很有線條感,起伏感明顯。到這時我才發現,兩張信紙之間還夾著兩朵淡黃色的小花,原來那種淡淡的香氣就是這花朵發出來的。我敢肯定,這就是遠方西域的氣息,是《書劍恩仇錄》里翠羽黃衫霍青桐的氣息,也是傳說中香香公主的氣息。

后來的幾天,我一次次心情激動地讀著回信,品味著那淡淡的花香,開始心潮澎湃地給她復信。我在抬頭處小心翼翼地稱呼她為親愛的曼麗——是的,親愛的曼麗,為此我曾經內心斗爭了幾個小時,害怕被她罵,害怕一個少年微妙的心理得不到理解——我寫了一個口里少年對新疆的向往,寫了自己的夢想。

信發出去后,心就被一條繩子拉住了,老往一個地方扯。一個星期過去了,在等待里,我實在忍不住,又偷偷地拿出她的來信,趁著沒人看時悄悄地把信箋放在鼻子前。我突然知道,原來等待是煎熬的。

二十多天后,課間休息的時間,她的回信像一只鴿子撞進了我的懷里,是班主任羅老師扔過來的,他人高,站在我桌前居高臨下地放了一個鴿子,準確無誤地飄落在我的書桌上。他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盯了我一下,我心虛地低下了頭,趕緊把信塞進了抽屜里。上課鈴聲響了,他去講臺上課,我依稀聞到了抽屜里滲出的那股熟悉的芳香。那一節課,我失神了,只看見羅老師在黑板前走來走去嘴巴不停開合的影子。

漫長的四十五分鐘過后,我疾步走出教室回到了宿舍,慌手慌腳地拆開信封,那熟悉的字跡馬上呈現在眼前,隨之空氣里也彌漫著一股子淡淡的幽香。令我驚喜的是,我看到了那句“親愛的小羊”,這在我看來就是一種承認,一種接受,預示著一個十六歲的南方在校少年開始了與一名已經在社會上工作多年的新疆少女的神秘交往。

那封信好多天我一直揣在褲兜里,每當我一個人獨處的時候,我會偶爾拿出來聞一聞看一看,這些動作會一直持續到她的第二封信來臨。新疆寄到廣西的信需要二十天左右,我去一封,她便來一封,幾乎保持著一月一來往,談的不光是文學,也有對疆桂兩地的看法。我每天都感到十分興奮,不是對學習,而是對一個夢想,我盼望著一個淡藍且微白的信封翩然來到教室,然后,我打開后,又聞到那股熟悉的淡淡的芳香。

半年后,已經是初冬,我也讀初三了,繁忙的學習中我又給她寫了一封信,這次主要目的是向她索要一張照片,我記得我在信里胡亂地問了她一些問題,包括少數民族姑娘跳舞是不是習慣抓耳撓腮——但是我的主要目的就是要一張照片。我心里惴惴的,覺得她不會答應,但是又滿懷希望。信發出去后,我又始了漫長的等待,我一天一天地數著日子,覺得這個冬天特別漫長。

元旦過后,在一個飄著零星細雨的上午,我終于又看到了那個淡藍且微白的信封,憑著掂在手里的感覺,我知道里面有我希望的東西,頓時心跳不已。我不敢在教室里拆信,一個人悄悄地跑回了宿舍,對同學謊稱說鼻塞了要拿驅風油。當我坐在床鋪上,忐忑不安地拆開信封,抽出信紙,一張大約三寸的照片跟著出來了,一位蛾眉大眼的姑娘赫然映在我眼前!那時我還不知道這是一張藝術照,姑娘頭上戴著一頂藍色的貝雷帽,飽滿而嫵媚的臉蛋,黑得像葡萄的眼睛,筆挺的鼻子,涂滿唇膏的鮮紅的嘴唇,盡管她坐在一座有著雙塔的假山旁,仍可看出她豐滿而修長的腰身。我翻轉了照片,看到背后寫著一行娟秀的字:1987年10月攝于烏市紅山。

多年后我回憶起這張照片,才知道原來干焊接的新疆姑娘也能這樣嫵媚。

因為有照片帶來的驚喜,我反而把信的內容大多忘記了,只記得她在信里回答了我的問題:“啥?少數民族姑娘跳舞抓耳撓腮?你真逗,那不是猴子嗎?”就這么幾句。那時我還不知道怎么形容一個女孩的美麗和氣質,只知道,每當我一個人在宿舍里偷偷從木衣箱里拿出那張照片,一個天生麗質的形象就出現在我面前,而一旦因為有人來了我就把它藏于箱底,或者在平時沉思時,腦海中便清晰地浮現她的影像,伴隨著一陣奇特而甜蜜的戰栗,進入我那年輕幼稚的心靈。那張照片在寒冷的假期里成了我的寄托,在我這個早熟學生的心里產生了很大的吸引力,那會兒我甚至想到,原來與我通信的新疆姑娘這么迷人!

有很長一段日子,一有機會我就逃離同學,逃離教室,來到校園最幽靜的小花園里,任茂密的荔枝樹葉遮覆著我,一個人享著寂寞,眼光迷離地看著眼前的一切,冬天也綠的荔枝龍眼樹,開花的三角梅,還有山茶花、玫瑰花,聞著清新的空氣,有時也有繽紛的陽光,那最幽微的欲望就是這時候從心底挺出來的。我拿出了藏在內衣口袋里的照片,先是捂在懷里,向四處張望一陣,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低下頭,聳起兩肩,手托照片,在她的額頭和臉蛋上親了一下,又以飛快的速度把照片從懷里裝進內衣口袋。鈴聲就在這時候響了,在心臟一陣狂跳中,我拿出驅風油胡亂地抹了一下額頭,然后整理了一下衣服,心虛虛地往教室走。在穿越校園時,我一直低著頭,感覺自己做了一件壞事,但又不至于那么壞。

多年以后,我翻撿出了那時我拍的一張照片,地點在鵝石鄉大橋的河灘上,照片上的我背水而立,面黃肌瘦,一身土布,腳蹬拖鞋,四肢僵硬,故作高深,十足一個農家子弟。

(摘選自《出塞書》)

原標題:精彩試讀

責任編輯:劉子揚

關鍵詞:出塞書 / 試讀

你可能喜歡看的

月排行榜

圣诞大镖客官网
3d开奖结果今天结 九游游戏中心登录 安徽闲来麻将下载 26选5好彩3奖金 赢波188比分 乐陵期货咨询 麻将来了下载手机版 湖北快三走势图技巧 辽宁35选7开奖号码咨询 四川德州麻将 天天捕鱼千炮版 闲来琼崖海南麻将下 … 白城家乡麻将 一分钟赛车走势怎么看 中国融资配资网 股票买卖规则